返回列表 发新帖

离婚:我成人尽可夫狐狸精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1-26 01:04
  • 签到天数: 9 天

    [LV.3]偶尔看看II

    521

    主题

    541

    帖子

    245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456
    发表于 2018-7-5 19:22:07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13_6_67ffd56d39557e4.jpg

      1971年出生,原居东北某小城市,现居北京,IT从业人员,性伴侣数10人,均为男性。
      离异。曾分别和三人,和二人同时保持性关系。


      曾经在网上看到一项调查的结果,71年出生的人平均性伴侣数目为10人,而自己恰好是10人。


      我的父母都是干部,我是他们最小的孩子,父亲对我管教很严,母亲虽然宠爱我,但是很在原则。父亲对我穿什么衣服都管,小时候父亲不许我穿时兴的毛衣。


      在我小学四年级发生的一件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大概是亲戚给我买的一条裤子在裤角旁边有四个小扣子,在当时可以说是标新立意了,我非常喜欢,但是我父亲有剪子将扣子全部剪下去,才允许我穿。别外梳头发,也不允许经常变换样子。


      如果不是因为婚姻悲剧,我不可能拥有现在的生活方式。结婚前我和男友便发生了性关系,那以后我便发现我们之间很不合适,但是因为有了性,我认为自己不应该离开他,便结婚了。可见我那时是将贞操看得很重的。


      我和丈夫是自由恋爱,他是我的第一个男友。


      婚姻悲剧决定了我的变化。


      结婚后不久,丈夫便有外遇了,那是他单位的一个同事。这种事 情,第一个知道的是妻子,最后一个承认的也是妻子。我不敢承认和面对。同他谈过,他也否认,说只是好同事。


      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我还决定要孩子。我需要孩子来拯救家庭,为“压舱”。但这并没有达到目的,丈夫和那个女孩子一直偷偷在一起。


      有一天我回家早,在家里堵上了他们。门反锁着,我狠敲,开门的丈夫只穿一条三角内裤,那个女孩子在场。我让他们做出解释,他说自己病了,她来送单位的文件。


      那个女孩子单身,他们好像也很相爱,但很奇怪的是,丈夫一直没有提出过离婚,也一直没有承认他们之间的关系。但在那个小城,这似乎已不是秘密。我仍然不敢承认和面对。


      后来丈夫和那个女孩子一起辞了公职,到南方做生意。丈夫否认是和她一起去的,但他单位里的人都知道他们是一起去的。


      我在想,就给他们几年时间,他玩够了,就会回家。


      但我那段时间常一个人以泪洗面。


      直到有一天,单位里的同事同我谈起这事,我回到家哭得一塌糊涂,才给妈妈打电话,说自己很难受,请她过来一次。那天我对妈妈说了一切,妈妈说,我们也早就知道了,但不敢和你谈,怕你更难受。


      这之后不久我的孩子大病了一次,很危险,我为孩子担心,又为婚姻所折磨,身心俱焚。一天晚上从一家医院出来,赶往另一家医院去打针,我们坐在人力三轮车上,那种车夫在后面的三轮车。路过火车道口时,明明很多人站在那里等着,但我的心思很恍惚,仍一个劲儿地催那车夫快些蹬。人们都在对我们大声喊:“火车!火车!”但已经来不及了,我们的三轮车冲了过去,卡在了火车道轨上,车头一转,抱着孩子的我正面对迎面驶来的机车。那是相当恐怖的一瞬间,我觉得车头好高呀,我清楚地看到了机车司机的脸……幸好那是一辆当地运木柴的机车,速度比较慢,我将孩子抛了出去,我自己也一翻身摔了出去……我们母子平安,三轮车夫受了轻伤。


      摔到地上的我抱着孩子痛哭着,哭了很久很久。一方面是因为害怕,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觉得委屈,我一个人带着孩子在这里受罪,而丈夫却和另一个女人在别处……


      当天晚上姐姐来看我,我们抱头痛哭,她说:都是那个男人整的你,你这是何必呢,差点儿把命丢了呀!


      听姐姐这样说的那一瞬间,我忽然间好像把一切都看开了,我开始恨我的老公了。那之前我从来没有恨过他。


      新年丈夫回来了,几天后又走了。我感觉自己对他的存在很淡漠了。


      有一天姐姐问我:“你想怎么办呀?”我说,就当这婚姻不存在吧,我一个人带孩子一年多了,也挺好的,我习惯一个人的生活了。姐姐说,可是你的婚姻存在着,别人如果想选择你也受影响呀,你还是应该有新的婚姻。


      我内心是向往婚姻的,看着别人的幸福家庭我十分羡慕。于是我决定离婚。找不到丈夫,同他在本地的父母联系,他们也没有回应,我到法院起诉了,按法院的提示在报纸上登出启示,六个月后丈夫没有回应,离婚便自动生效了。


      我读中学的时候有二男二女四个好朋友,一个人生活后,我同他们的交往更频繁了,我们常在一起玩。


      一天其中一个男的来我家,我们聊婚姻、感情。那段时间我长以泪洗面,那天也哭了。他便安慰我。他走的时候,忽然说:“来,我抱抱你吧。”便来拥抱了我。那是我第一次和老公以外的男人有那样的亲密接触,很不自然,很别扭。


      他到家后,我打电话过去,问:你为什么要那样?你什么意思?


      他说,你别说了,我一会儿过来。


      那天,我们便发生了性关系。也是我的第一次出轨。第一次,可以说是离婚后寂寞与孤苦中需要安慰。


      我将感情分为四等:爱,喜欢,感觉,感受。最低一级的是感受,像为了金钱而发生的性关系。


       对于我生命中的这第二个男人,我并不喜欢。对他好感多一些,喜欢少一些,应该是介于感觉和感受之间吧。我们间同学、朋友的感觉更多一些。之所以同他上床,一方面是为了渲泄自己的情绪,另一方面也有报复心理,要和老公以外的男人上床。我们之间的性不好,可能是因为不爱吧。


      我们的关系持续了三个月,有一天做爱后他离开,我站在阳台上看着他的背影,忽然想:这份关系应该结束了。


      后来我对他说要结束了,他问为什么。我说,不为什么。他说,你对我太残酷了,这是两个人的事情,你想要的时候就要,想结束的时候就结束吗?我说,你得原谅我,你不能以正常人的标准来要求我。


      我是想作贤妻良母的,但是,婚姻悲剧把一切都改变了。


      我的第三个男人C是我单位的同事,一个小干部,也结婚了。他一直喜欢和我开些有色情味道的玩笑,我很不好意思。直到今天我也不喜欢开色情玩笑,不喜欢把我和男人的关系和那个等同于一个档次。


      他曾请我一起玩,吃饭,看电影什么的。有一天晚饭后他送我回家,要和我亲热,我把他推走了,我说,你醉了。转天上班见到他,我很不好意思,说,你昨天醉了。他说,我没有醉。


      98年,我离婚后的第一个生日,是他为我过的。他请了很多人来参加我的生日晚餐,当着众人的面很照顾我,他处理各种事情的能力很强,还送了礼物给我,那天我对他的印象很好。


      转天我请他吃饭,说是回报他,还叫上了和他特别好的一个年轻男同事。饭后,他说,我们到那个小伙子家坐坐吧。我想,反正是三个人,什么都不会发生。到那个小伙子家后,我因为喝了酒很头疼,便躺到床上休息。他对那个小伙子说,我和你姐说点儿事儿。那个小伙子就离开了。他走到我身边,我一直在拒绝,但他那些天对我那么好确实打动了我,就在半推半就中发生了性关系。


      C后来对我讲,他当时并不爱我,但认为和我在一起没有危险,有些想占便宜的想法。“你当时如果拒绝了,我也就算了。”但他后来对我很有感情,这份感情持续了四五年的时间。


      我同C在工作上合作得很好。生活中我对她也不错,他到我那里时,我给他家一般的温暖,我那里有他的拖鞋和睡衣,我会买衣服给他……有一段时间我曾以为自己爱上他了。他对我的感情始终不渝,他认为自己配不上我,我高不可攀。他也常出入我的朋友圈子,朋友们问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一直不承认是情人关系,因为我也觉得他配不上我,如果找情人,我应该找一个更高品位的。但我还是和他在一起,出于感动,出于他对我的经济上的帮助,等等综合的因素,但在思想上我一直没有接受他。


      D是我的一位女友介绍给我的。他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他自己个子高高的,是我们邻近城市一家报社的记者。我自幼喜爱文学。我的女友发现了他,知道这个男人是我喜欢的。便问他结婚了吗,他说,结婚了,但你还是可以给我介绍女朋友呀。女友便将他的情况介绍给了我,一天约他到她家里打牌,也打电话约我过去。也就是说,我们是被明确作为情人介绍到一起的。


      刚见面的时候感觉并不好,但牌局散后,晚饭时聊天,他内心所蕴藏的东西都散发了出来,这让我很吃惊。他也很吃惊,后来说没有想到竟然会遇到一个这样有头脑的女人。


      那天晚上他送我回家,我们谈了很多。我说如果我和一个男人交往,并不想嫁给他,而想游离于他的家庭之外。我说爱一个人不会结婚,恨一个人才会结婚,……


      我想:大多数人在结婚之前是相爱的,可是再好的爱情也禁不起平凡琐碎生活的磨砺。爱情会慢慢消失,只有少数人会将爱情成功的转化为亲情。其他的人拥有的只是无尽的烦恼和分手的结局。爱情的保鲜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所以说爱一个人就不要嫁给他,那样存在两人之间的永远是最美好的爱情。如果恨一个人就嫁给他好了,彼此的折磨。


      那以后的一个星期,我们天天见面,我疯狂地爱上了他。但一直拖到一个星期之后,我才同意和他上床,这是因为我不想因为太轻易上床而让他看轻我。


      我们在一起性爱十分好。


      几天后,报社派他去别的城市,他走了,一个星期没有一点儿消息。我很痛苦,但也没有给他打电话。在和男人的交往中,我从来都不会主动打电话给他们,即使是我特别想念这个人。那段时间我写了很多日记,都是思念他的。


      最痛苦的时候,我找到介绍我们认识的那个女孩子,她笑话我:“你干嘛这么认真呀,如果知道你这么认真我就不给你介绍了。对男人嘴上要说在意,心里要不在意。你修练的还不行呀。”


      这件事给我上了一课,以此原则来对待事物,我就不会受伤害了。


      十多天后他突然来了电话,说他一直在一个小村庄,即使站到墙上手机也没有信号,他为此十分着急。我心中的某种东西被点燃了,我原谅了他。


      那天,他晚上6点从所在的地方出来,一路上坐汽车换火车,在第二天早晨4点到了我家,然后,又在早晨8点钟之前赶了回去。我们度过了激情澎湃的短短几个小时。


      那以后,我们也总是三五个月才能见一面,每次见面他都要颠一夜的车来见我。


      我从不给他打电话,我不想让他知道我爱他,因为我担心他不接受。但他每一次来电话的时候,我都会尽可能地多说一会儿,把我的想念告诉他。每次他来电话第一声我就知道是他,但我会装作没有听出来,反问:“你是哪位呀,我想不起来了……”


      我曾对他说:“爱你恨你都可以,但我不能输给你。无集结你想我或忘记我,我都会比你多一点。”


      他是我心中永远的痛。但有时我也会想:我倒底是爱这个人,还是爱这件事本身?


      和D在一起时,我同C仍保持着关系。C从一开始便觉察到了这件事,但我没有承认。D告诉我,C曾给他打电话,问他对我能够负责吗?能够对我好吗?如果不能,就快点儿离开我。我认为C这件事做的太可笑了,一个大男人对自己妻子之外的一个女人怎么会这样呢,如果你受不了我同别人在一起,离开就是了,何必如何呢?


      C说,D的存在让他十分痛苦,他曾在我的楼下转了整整一夜,受着嫉妒的折磨。他不会上楼来,因为我从来没有给过他这种权利,他必须先给我打电话。极痛苦的时候,他去舞厅,勾上一个女的,发生了一夜情。他对我说:我不想干这事,但你要把我逼疯了。有一段时间他每天借酒浇愁。


      C后来先到北京工作,到北京后还有一次偷偷坐火车回去看我,只住了一夜,转天没有回家,就又回北京了。


      后来我对C承认了D的存在,说,你可以离开我。C说,我太痛苦了,你太自私了,你折磨我。


      C到北京工作过一段时间后,又回到我们的小城,我对他的感觉已消褪得所余无几。那时他在事业上很暗淡了,他很自卑,也不再能够像以前那样照顾我,更自觉配不上我。我们的关系就这样越走越远,到我一年前来北京的时候,虽然C也过来了,但我明确说明我们的关系彻底结束了,我再也不愿意接受他。


      我的又一个女友,介绍我认识了E,是作为婚姻对象介绍的,但当时我那女友同E已经上过床。我后来才知道这事,很不高兴,觉得她不该如此。


      E是一个大老板。我当时对他有些感觉,另一方面也因为心里有阴暗面,想和那女友争强好胜。最终我和那个E上了床,E和我那女友的关系也断了。但上床之后我发现自己对E找不到感觉,虚荣心,争强好胜信支使我做了这一切。


      F是一位处长,有家室。他很喜欢我,但我一点儿都无法接受他。他对我做出种种许诺:如果我作他的情人,他会给我买房子,给我钱。还请我到他的办公室去,以示他对我的信任,他说:像我这种地位的人,如果不是很在意你,很信任你,怎么可能领你来我的办公室呢,我在单位的形象很重要呀。


      朋友们都劝我,接受F,以换得宽裕的物质生活。在东北,女人,特别是离婚女人靠一个男人以获得经济帮助的情况十分常见。我终于说服自己接受了F,他也给了我很多钱,但是我只同他睡过两次,就再也无法接受他了。和他在一起时,我整夜睡不着觉。我想我宁可不要钱,也不能同他在一起了。因为我实在对他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只有感受,感受便是和钱连在一起的。


      我以前与别的男人交往时,从没有把感受作为最重要的,也就是从来没有把得到钱作为一个首要目标,我不想把自己放得那么低贱。这一次我试着去做了,但我做不到。我很难受,我离开了他。


      最多的时候,我同DEF三个男人同时保持着性关系。


      G,也就是我的第7个男人,是到北京后出现的。


      我是一年前到北京的,到北京后我对自己的要求严格了。我觉得新的生活开始了,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找到一份婚姻,改变现在的生活方式,这份婚姻只是为了婚姻,可能与感情无关,对方年龄大些也没有关系。


      就在北京工作不久,单位里的一个比我小整整10岁的男孩子对我表示了好感。直到现在我也搞不清,他怎么会喜欢我。他是一个很清秀的男孩子,我很喜欢他。他有一个同居女友。


      一天晚上一起吃饭后,他送我回住处,说:既然我们彼此有好感,为何不为了好感而放纵自己呢?


      他的话很打动我,我接受了他。这一方面在北京我很寂寞,没有朋友,另一方面他也满足了我的虚荣心,有一个比自己小10岁的情人总是一件让女人很虚荣的事情。


      我们都知道我们的关系不会有什么结果。我对他界定过我们的关系:不要爱上对方。


      我以前遇到的男人都比我年长,他们宠着我。现在轮到我宠着男人了,因为G比我年小。工作中,我也极力维护他。从他身上,我找回了自己已逝去的青春。


      当我把身体给他之后,我内心也很依恋他。这是喜欢,不是爱。


      我的第八个男人是网友,在网上聊了很长时间,后来又通电话,他的声音很像D。我们就见面了,第一次见面便做爱了,可以说除了性没有别的什么。事后我说,不要再见了,不要再发生了。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第九个男人也是网友,在网上长期接触,他知道我刚到北京,很关心我,还帮我找房子,这一切都让我很感动。后来我们就经常见面,做爱。可以说,我现在同时和G,以及这个网上认识的男人保持着性关系。


      在北京没有朋友,寂寞与孤独是我同网友们发生关系的主要原因。我的精神太孤独了。在老家我也上网,但从来没有交过网友。


      我是单身,所以我没有什么可在意的。我不怕别人说三道四,也许他们背后说闲话,但这奈何不了我什么,我根本不在意。


      我和C的关系,原来单位的很多同事可能都看出来了。常有不同的男人来我家,邻居可能也会知道,也会议论,但我从来没有留意过他们的想法,至少也没有人当着我的面说什么。


      其实,我觉得别人可能更多是羡慕我。在东北老家,离婚女人靠一个男人是很正常的,人们笑贫不笑猖。在东北,男人和女人的收入相差很大,不像北京的女人都很独立。在东北一个离婚女人再带一个孩子生活会很难,所以人们对离婚女人靠男人的情况都十分理解,认为这样做要比不这样做强得多。我单位有一个离婚女人,我的同学中也有二三位这样的,她们也都靠男人,没有谁会看轻她们。张爱玲说过,人们都骂狐狸精,其实心里都想作狐狸精。


      我觉得社会存在一种纵容和羡慕的心理,道德尺度在不断变化,甚至连我父母这一代人也不会加以干涉了。所以有时我就会怀疑所谓的道德标准。


      我和C先后到北京后,老板是我们老家原公司的老板,她知道一些我们的情况。她找我谈过一次话,说你们的私生活我不管,但不要影响到工作。我向老板明确地表了态。


      其实,这家公司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如果两个员工谈恋爱,其中一个就必须离开。但因为我和C的情况很特殊,同老板一起风雨里创业过来的,所以她能够理解和宽容,否则是不行的。


      我现在和公司里这个小伙子的事,老板不知道,我也不能让他知道,否则就完蛋了。不是说老板会开除我们,但她至少会对我印象不好,会影响到我在单位的工作。但我同他的关系应该不会曝露,因为我们之间原本没有多少情爱,不必格外在意也不会在公开场合带出来。


      至于一夜情,我想单位的人即使知道了也没有关系,没有人会管。特别是像我们这些作IT业的,更没有人去关心别人的隐私。我也不担心别人知道会小看我。


      我的家人也没有说过我,因为他们知道我不容易,我承受了多少痛苦他们也都知道。只有一次,因为姐姐那天找不到我,转天同我说,我以为别人的老婆把你绑走了呢。


      我觉得两个城市还是存在本质的差别的,虽然我的私生活都不会受到干预。


      在老家,人们会羡慕我的经济,但背后可能会议论我。


      但在北京,人们是真正的接受,没有人会在背后议论我,人们根本不打听和关心别人的事。


      对于现实生活中的一切,似乎没有太大的影响,我把自己的工作与情感分离开来,作为一个单身女人,我对生活有固定的目标。感情只是一种补充。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把自己的生活完全寄托在与男人的关系上。因为太不可靠了。而且事实证明这也是我的聪明之处。


      从我自身来讲,正面的影响只能说让我更女性化了。成了一个让男人很满意的女人。


      没有回避,与年轻的G的关系需要回避,但也不刻意,因为在单位接触原少。


      如果没有那么深的感情,也就不需要刻意回避。


      肯定不是爱情,也不是性刺激,更多的是感觉,或者经济的需要,排谴寂寞的需要。


      我对那几个喜欢我的男人说:我们在一起不要谈爱情,这个世界上没有爱情。


      我说,男人都想寻花问柳,女人都想红杏出墙。其实我更向往那种幸福的家庭生活,可惜这辈子可能永远无法得到了,我便以嬉笑怒骂去嘲笑婚姻,这样才会使自己更好受一些。


      我曾说,我不愿意作一个男人的情人,而愿意作他的红粉知己。红粉知己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除了他妻子之外最重要的女人,而性是在最次要的位置。


      我曾标榜自己是爱情(好感)至上的,但经历的太多了,感情就淡了。之所以和另一个男人上床,只是因为他是一个新的男人。


      同G的关系中,三分之二是性,三分之一是我对他的喜欢。但是,如果没有喜欢,我也不可能同他有性。


      在一本评价张爱玲作品的书上看到这样一句话:只有跳出传统社会束缚的情欲女性才是真正的女性,才是这个情欲社会的主宰。在一次次尝试不同的感情的同时,也在不断完善着自已。


      我总觉得自己是在以情渡人,但是却渡不了自己。与我在一起的男人都更觉得我象一个可以沟通的心灵伙伴吧。但如果他们知道了自己的不唯一性,可能有人会接受有人不会接受。


      不过有的时候,我认为自己的行为(同时几名男人保持关系)也是对男权社会的一种嘲弄。


      在大多数的时间里,我同所有人一样,附合大家的是非观念。与大家的一样的平凡,只有我自己知道有着怎样一颗澎湃的心。


      别的离婚女人靠男人,经济好,我也会羡慕。


      但是我受的教育与我自身的人生观让我虽不否定那种生活却不能苟同。这也正是经过这么多事情,还能给自己继续的理由。我是不同的,如果只为了最低级的需要而同男人在一起的话,那与动物又何异?在感情上我认为自己是一个纯粹的人。


      我仍然在渴望新的外遇的出现,我从中得到了乐趣,这种关系带给我青春,注入了新的活力。我觉得这也是能够让人上瘾的。


      不同的男人有不同的吸引力,我对交往本身有好奇和期待,不是直接针对性的。


      性幻想没有,无法接受多人在一起的性行为。


      正如我前面所说,我现实化的生活一直在按着自己定的目标前进着。走入婚姻也是目标之一。我所有的性关系,不过是在我走入婚姻之前的一次次偶遇。其实有一个梦想,就是在走入无爱的婚姻之前,能够拥有一次值得深深记忆的爱情。所以最后我会复归传统的家庭生活,但是我的经历一定会对我产生影响,生活已经把我漂染的过于斑驳。能否因为责任、道义坚持下去,对我来说还是个未知数。不过我会尽力的。


      我接触的男人还都是比较单纯的,没有艾滋病的威胁。


      和第八个男人,就是那个网友的一夜情我要求下戴了安全套。


      那安全套是D用的,我偶然地从东北带了过来。D一直要求戴安全套,他说这样可以做的时间长一些,但我感觉他是怕我怀孕,虽然我带了节育环。


      补问:为什么你不认为是他担心性病呢?


      我想在这一点上他是相信我的,在我们交流中我是能感觉到。而且,我们也有过不采用的情况,所以这种担心是不存在的。


      如果我是在婚姻之内,我的观念也很开放,可以接受别人有外遇,但我自己不可能有外遇。我说过,女人都想红杏出墙,但真正做的不多。我那些好朋友,也都很开放,但她们在婚姻之中,便不会去有外遇。这是一个作妻子的责任问题,既然你是妻子,就要忠诚丈夫,这是种你的身份要求的。


      您问男人不守责任?男人和动物差不多,他们在感情上同女人不具备可比性。


      但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的许多想法都变了。如果现在再结婚,我还会有男友,不会再忠诚婚姻,尽妻子之责了。我还保持着理想,但在实际生活中做不到了。


      也许我的行为就是所谓的性自由的一种,但是说心里话,我不反对但并不支持。如果有一个幸福温暖的家庭让我来选的话,我想我还会选家庭,尽管最后只剩下亲情。这可能是由于女人心态决定的,在感情上女人始终是一个弱势群本,总想寻求一种真爱。然后在性自由中你又会得到什么呢?当然,如果你想要的是金钱,也许会达到目标。可又与动物有什么区别呢?如果,你是一个有思想的人,那么带来的只是无尽的伤害。别人对自己的伤害,自已对自已的伤害。如一句话所说:夜夜都是春,而又夜夜不是春。再多的男人,又有哪一个是你可以拥有的呢?


    文章摘自《中国多性伙伴个案考察》中国社会出版社出版 作者:方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社会责任
    联系我们
    公司简介
    媒体报道
    诚聘英才
    隐私保护
    服务支持
    服务条款
    售后服务
    免责声明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